德宏信息港
網絡
當前位置:首頁 > 網絡

高手時代第六百四十七章幻境中的婚禮

發布時間:2020-01-26 20:03:47 編輯:筆名

高手時代 第六百四十七章 幻境中的婚禮

聽到這樣的話,眾人仿佛明白一點什么,但每個人都唯有沉默,不管是什么樣的人,不管是好是壞,每個人心中都會有柔軟的一個地方,都有牽絆自己的存在,對此誰能不屑一顧,誰能說三道四。

幻魔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就不擔心自己因此而死嗎”

“所以我要試試”

“那我就如你所愿”幻魔輕哼一聲,身體就突然變得虛幻起來,但并沒有消失,那感覺就像是整個人都變成了水做的一樣,連五官都模糊不清了,看不出他的模樣,看不出是男是女。

這才是真正的幻魔,一個煉虛合道的幻魔,無相無形,卻又百般萬象,在不同人的眼中,他就是不一樣的,這就是幻之所在。

幻魔的形態變化之后,但還是如一個人一樣,在虛空盤膝而坐,就那么安靜下來,并沒有其他的動作。

而秦木也在此時在山頂上盤膝而坐,雙眼也隨之閉起來了,身上同樣是沒有任何氣息波動,恍如進入靜修一樣。

在兩者都安靜下來之后,蝶晴雪的身影就再次出現在秦木身邊,她沒有去看幻魔,而是眼露擔憂的看了一眼秦木,她知道幻魔,也能想象到秦木現在所面對的危機,可現在她什么都不能做。

“這是怎么一個情況”周圍的眾人都很是不解,只因他們不知道幻魔是什么,也就不知道他有什么樣的能力,本以為會有一場大戰,但現在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竟然都雙雙安靜下來,這又是哪門子的交鋒。

而這時,魅心玥卻突然開口道:“幻魔,集幻術于大成者,與其對敵只有幻術的交鋒,若不能抵擋他的幻術,元神會在無聲無息中隕滅,在此之間,任何攻擊對幻魔都是無用,且攻擊幻魔的人也會受到幻術的攻擊”

“果真是幻術”魅心玥的話,讓眾人終于恍然,但每個人的神情都不輕松,幻魔會幻術倒也算了,竟然還不能攻擊,這和修士所施展幻術明顯不同,修士施展幻術,其本體還是要防備偷襲,以免在對戰中還沒有殺了對方,卻反而被人偷襲致死了,而幻魔卻沒有這方面的擔心,攻擊他的人自動會受到幻術的攻擊,這還真是攻防兼備啊

有人突然開口對魅心玥說道:“這位姑娘,現在不能攻擊幻魔,那秦木呢”

聞言,魅心玥不由的微微一笑:“現在攻擊秦木當然沒事,前提是你能過得了那女子的一關”

那人訕訕一笑:“說說而已”

笑話,蝶晴雪可是在短時間內連殺兩大領主的人,在場的人誰有信心能抵擋她,恐怕在煉虛合道級別內的修士都沒有這個把握,而且秦木身邊可不止蝶晴雪一個人,還有幻姬和鬼蛛,還有那兩只蟲王,就這還不知道秦木身上還有沒有其他的存在呢就這也足以讓破碎虛空一下修士忙活的了。

魅心玥的美眸將秦木打量一番,心中暗道:“我也很想知道你能否抵擋煉虛合道幻魔的幻術”

幻術,這考驗的不是一個人的戰力,而是一個人的心境,心境不行,就算你境界再高也有可能陰溝里翻船,而心境足夠強,哪怕你手無縛雞之力也能讓幻魔無功而返。

對于周圍眾人的想法,秦木是一無所知,在幻魔露出本體的時候,他眼中的世界就突然變了,從那個危機四伏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喜氣洋洋的禮堂。

“喂你小子想什么呢你要在這個時候給我犯迷糊,看我怎么收拾你”

聽到這句話,秦木不由的扭頭望去,就看到一個絕美的倩影就在自己身邊,那一襲紅色旗袍完美勾勒著那玲瓏嬌軀,頭上蒙著一塊紅色輕紗,卻依舊能夠看到紅紗之后的那張絕美玉顏,肌膚賽雪,毫無瑕疵,秀眉如霧中遠山,高挺的瓊鼻下的朱紅櫻唇,微微開闔間露出那如玉貝齒,那一雙如繁星的眼眸流露著淡淡的羞澀和佯怒。

“云雅”看到這個倩影,秦木不由的一愣,尤其是當其看到云雅此時的裝束,臉上的疑惑更是濃郁。

秦木的神色變化,當然逃不過云雅的眼睛,那被秦木牽住的玉手狠狠的掐了一下,低聲道:“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些后悔娶我了”

秦木心中一動,不著痕跡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裝束,發現自己現在也是穿著一身合體的唐裝,胸前還別著一束鮮花,鮮花下還有兩個字新郎。

秦木轉而又看了一眼周圍,發現自己和云雅現在正一步步的走在一個裝飾奢華的禮堂內,禮堂正對大門的正墻上掛著一個大大的喜字,一男一女含笑端坐在主位上,正是白一鳴和云雪燕二人。

而在大堂的兩側,還有一個個客人,其中大部分都是熟人,、張燕、黎清韻、百花園的那些孩子們,連云家的人都來了,甚至連風家的人都有人出席,但唯獨沒有軍屬大院和朱雀堂的人。

看著周圍那一張張笑臉,耳中聽著那一聲聲恭賀與祝福,感受到手心中的溫柔,秦木明知道這是一個虛幻的夢,依舊不愿掙脫,這一刻是他曾經所期待的,就是讓身邊的這個女子成為自己的妻子。

這是一個很傳統的婚禮,或許傳統就是在表述著一種古語,表述著什么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秦木,你有心事”云雅握著秦木的手,腳步不曾停頓,但雙眸卻透過紅紗看著秦木。

秦木微微的搖搖頭,并沒有說什么,只是握著云雅的手卻緊了緊。

秦木和云雅手牽著手一步步走向白一鳴和云雪燕,他們是云雅的父母,而秦木則是無父無母,白一鳴是他的師傅,也是將他養大的人,也算是他的父親,在此刻倒也省了一些麻煩。

當秦木和云雅走到白一鳴二人面前,云雅或許是因為羞澀而低垂著頭,秦木則是打量一番白一鳴二人,也清楚的看到他們眼中那由衷的喜悅,看到自己的女兒嫁給自己心愛的人,他們做父母的當然也為其感到高興。

秦木的目光很快就從二人身上轉移開,看向站在一旁的一個中年男子,從其裝束就能看出他應該是這場婚禮的司儀了,但秦木卻不認識他。

這一場婚禮的所有賓客,秦木都認識,唯獨這個司儀除外,也不知道是誰請來的,他也并不是很在意,對其微微點頭之后,就轉移了目光。

這時,那個司儀就上前一步,高聲喊道:“吉時已到,新人拜天地”

“一拜天地”因為這是一個傳統的婚禮,所以司儀的用詞也全是傳統。

隨著司儀的聲音,客人們也全部熱烈的鼓起了掌,好不熱鬧。

可就在秦木和云雅欲要拜天地之時,大堂外卻突然響起兩個女子的聲音:“等等”

這兩個聲音同時響起,恍如出自一人之口,且很清晰的傳進大堂內所有人的耳中,也瞬間將這里喜慶的氣氛驅散,所有人的臉色都不由的一沉,唯有秦木心中大震,嘴角也不由的露出一抹苦笑。

秦木和云雅同時轉身望去,就看到兩道倩影同時進入大堂,一個是一襲白衣,清冷如雪的東方雪,另外一個則是一身如火,灑脫不羈的上官魚,此時她們的臉色都很冰冷,并一步步走向秦木二人。

看到這兩個女子,在場的許多人都唯有沉默,但卻直接起身說道:“兩位小姐,你們此來有何貴干”

東方雪和上官魚都沒有搭理他,腳步沒有一點停頓,目光更是死死的看著秦木。

冷哼一聲,立刻從客席一躍而出擋在二女面前,看到這一幕,秦木正要開口說話,云雅就當先開口了。

“小峰,這里沒有你的事,退下”

“老姐”

“退下”云雅的語氣也變得冷漠起來。

狠狠的看了一眼東方雪和上官魚,卻還是退開了。

但東方雪和上官魚并沒有繼續上前,云雅則是向前一步,漠然的看著這兩個同樣是風華絕代的女子,道:“不知二位此來所為何事”

上官魚當先開口,漠然道:“我要問秦木一件事”

“對不起,今日是我們大喜之日,有什么事改天再問不遲”

“改天就晚了,這個問題必須要現在問”

“我若不肯呢”

“這可由不得你”

聞言,云雅立刻扯下頭上的紅紗,露出那張傾國傾城的玉顏,只是此時這張玉顏上卻盡是寒意,恍如是寒冰雕琢而成,身上也溢出一股冰冷的氣息。

但東方雪和上官魚也是不甘示弱,身上同樣有寒意溢出,每個人的氣息都不比云雅的弱,完全是分禮相爭。

“竟敢來我云家的地方撒野,你們好大的膽子”

云家的人全部站起,每個人的身上都有殺機溢出,就連白一鳴、云雪燕都不例外,顯然他們也被大鬧婚禮的二女惹火了。

“你們云家當我洪門無人嗎”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冷喝,數道身影就從天而降,為首的竟然是上官云博,還有幾大堂口的堂主,就連洪門上任門主都出現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尋烏縣人民醫院預約掛號
長春??沏y屑病醫院哪個可以治
邯鄲哪所醫院能治癲癇病
濱州市男科醫院在哪里
珠海癲癇病醫院
友情鏈接
北京pK10开奖历史记录